技术解答

高温天气,随车吊液压系统发热怎么办?

本文章发表于:湖北特种专用汽车有限公司 作者:特种专用车厂家 发布时间:2018-03-09

 很励志的一个故事~~通往山顶的山路难行,一位健壮的男人,背个小包已是气喘吁吁。当他看到一个小女孩,背着一个小孩,从旁边缓慢走过时,便同情地对她说:"小姑娘,你背那么重的小孩一定很累"。小女孩听到后说:“你背的是包袱,但我背的是我弟弟呀”~~~【有爱,就不是负担;有梦想,有责任,就不累;有使命,就不怕!】2018带着梦想奋力前行![奋斗]

 现在重工行业的发展非常的迅速,在很多地方都有使用小吊车的,但是平时我们经常会看到小吊车有熄火现象出现,今天我们就请专业的人士为我们分析造成的原因:

1.柴油中含水、杂质,油路中有气或输油泵的供油能力不足,性能不佳、损坏等。
 油路中有空气会使输油不畅通,时断时续,造成发动机熄火,遇到这种情况应拧紧油路中各管接头或更换密封圈,切断空气进入油路的通道,然后排出油路中的空气。 如果怀疑柴油中含水或杂质多而造成柴油机自动熄火,可把邮箱内柴油全部放出,清洗油箱、燃油管及各滤清器,清洗中要特别注意排出堵塞现象,然后加注该机规定使用的柴油或优质柴油再试机,如果柴油机载荷后转速提高,工作正常,则故障原因确为使用了劣质燃油,否则应进一步查找输油泵供油能力不足的故。  

2.加速踏板及其拉杆系统没有调整好。 
 首先查看当放开加速踏板后调速器上的负荷控制杆是否靠住怠速限位螺钉,如果没有靠住,可从负荷控制杆上拆下控杆,用手把它靠住怠速限位螺钉,如果怠速符合规定要求,说明加速踏板没有调好,必须从新调整。

 如果本来速度很好,突然自动熄火了,应该先检查怠速弹簧,看是否已断裂,可以把喷油泵的侧盖打开,观察齿条的移动情况;在负荷控制杆靠向怠速限位螺钉时,齿条随之向减油方向运动,如果没随着柴油机转速下降、声音的变低,齿条不往回走、甚至一直到柴油机熄火,齿条也没有往回移动,可以初步认定是怠速弹簧折断。可拆开调速器后端的盖板进行检查,看是否断裂。如果弹簧断裂或弹性下降,更换符合要求的新弹簧后即可消除故障。

3.调速器的怠速弹簧、稳定器弹簧、负荷控制杆怠速限位螺钉三者都没有通过调整或调整不当。排除办法是将三者调整到使之协调起来。

高温天气,随车吊液压系统发热怎么办?

 液压系统是随车吊的关键系统之一,液压系统的温度、压力、稳定性直接影响吊臂伸缩的速度。常见的过热原因有以下几种。

1、环境问题,周围的温度较高使得油温起点就高,而且还不易散热。解决方案增加散热力度提高冷却效果,或加大液压油箱。

2、液压系统润滑不够,各零部件之间、液压油和零件之间摩擦大造成的发热。解决方法适当增加液压油,减少摩擦损失。

3、定期检查液压油箱中的液压油高度,长时间工作的时候一定要保证液压油高度在正常值内,始终保持液压油油面高度在正常油位范围内,从而保证油箱的散热效果。

4、检查冷却器是否堵塞,发现冷却器堵塞时,要及时清理保证冷却器的冷却效果。

5、液压油选用不当或油质差引起油温过高:油液粘度过高,引起液流压力损失过大,转化为热能,会引起温升过高;油液粘度过低,也会引起工作液压泵及液压元件内泄漏大,产生热量;此外,一些劣质油液,粘温性能差,易乳化和生产气蚀,折出气泡等,会在液压油高压产生局部高温并加剧元件的磨损,因此根据系统的负载及正常工作温度要求,选择合适粘度的液压油。合理选择液压油,特别是油液粘度,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采用低一点的粘度以减少粘度摩擦损失。

6、随车吊长时间工作、操作不当或长时间行走:连续长时间在高压大功率下工作,主安全阀或二次过载溢流阀频繁开启,液压系统中油路和元件因长时间高压而使油液升温。

7、长时间使用液压油造成液压油中存在杂质,液压油污染使马达、多路换向阀、液压油缸等液压元件内部零件或密封件加速磨损,从而造成液压油温升高。避免的措施是定期更换液压油。

 前车撞人后车碾死 责任如何认定?王某晚上骑电动车横穿马路,与一辆轿车发生剐蹭,摔倒在道路中间。跟在剐蹭轿车后正常行驶的车辆来不及躲闪,碾压到王某。王某被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后车的碾压是导致王某死亡的直接原因,而前车剐蹭导致的摔倒,并未对王某造成致命伤害。此案中前车逃逸,且无线索,后车配合交警部门进行处理。

 分歧; 在处理中,办案人员对如何认定后车的责任产生了分歧。

 一种意见认为后车驾驶员构成交通肇事罪。理由是后车驾驶员在驾驶中未及时采取有效规避,致使王某死亡,没有尽到谨慎驾驶义务,应承担事故主要责任。

 第二种观点认为后车驾驶员并不构成犯罪。因为后车并未存在过错,而是在正常行驶过程中遇突发事件,不应定为刑事责任,应定性为意外事件。

 解析;二者的争议焦点在于是否应以违反谨慎驾驶义务定罪。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原因如下:

 第一,需合理认定后车驾驶员是否存在过失。交通肇事罪是过失犯罪,在主观方面,驾驶员都会极力避免事故的发生,但客观上存在过失的可能。过失可以是认定法律责任的依据,但不能预见的情况不应归类于过失。“不能预见”是指当时行为人对其行为发生损害结果不但没有预见,而且根据其实际能力和当时的具体条件,行为时也根本无法预见。从认识因素上来讲,行为人没有认识到其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本案中,后车在道路上正常跟车行驶。遇此突发情况,应在正常人的合理应对能力范围之内进行是否存在过失的评价。如无明确证据证明后车驾驶员存在打电话、疲劳驾驶等情况,亦不能认定其存在过失。

 第二,此案中不宜使用谨慎驾驶义务规定。笔者认为道路交通安全法中规定的谨慎驾驶义务是个相对开放的规定,作用类似于法律中“其他情形”这种兜底条款。在司法实践中,应严格把握和界定此规定的范围,不宜随意扩大解释,更不能将此规定作为交通事故定罪的万能条款。对于这种偶发意外事件,不应认为是犯罪。行为人的行为虽已造成损害结果,但其在主观上既无故意也无过失,如果意外事故认定为犯罪,则步入“客观归罪”的错误方向。

 第三,不认定后车驾驶员构成交通肇事罪,并不意味着后车就可以免除一切责任。本次事故中,后车的碾压是造成造成王某死亡的直接原因,王某的家属可依无过错责任原则向后车主张民事赔偿。

 在司法实践中,很多基层办案人员的处理方式往往是基于“人死为大”的原则,依托驾驶员有谨慎驾驶的义务的规定,认定造成被害人死亡或者受伤的后车负有责任,达到息事宁人的目的,以期追求较好的社会效果,避免受害方的不满及由此给办案单位带来的压力。笔者认为,这种处理方式显失公平,反而与初衷背道而驰,难以起到良好的社会效果。此做法牵强地解释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原则性规定,违背了交通肇事罪的立法精神和构成要件。如果后车的驾驶人因此被做出了有罪认定,更是错上加错,在法律效果上谬之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