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纯电动洒水车锂电池寿命

本文章发表于: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特种专用车厂家 发布时间:2019-08-09

纯电动洒水车
纯电动洒水车见到了两款,分别来自华菱和陕汽。华菱的HN3311B36C2BEV纯电动洒水车,驱动电机额定功率为215kW,选用了宁德时代的磷酸铁锂电池。
陕汽的8×4洒水车,采用的同样是宁德时代电池,就近期公告产品来看,重型卡车采用宁德时代磷酸铁锂电池的比例进一步增大,各主机厂都在倾向于选择同业内翘楚开展合作,在新能源补贴逐步退坡的背景下,不失为一种稳妥的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车辆的涂装,标准的深圳环卫车专用色。
对于洒水车的治理,深圳可谓下了狠功夫,在新车辆的选型上,提供了国五柴油车加装DPF、天然气和纯电动等三种方案,比亚迪最先投放了大批量纯电动洒水车。深圳后来发布新政,对于纯电动洒水车可补贴80万元,对于车辆的性能指标要求方面,须满载最大爬坡度应大于50%,按照等速法,车辆满载续驶里程应大于300公里。

对于洒水车爬坡度,表示方式大多采用坡面的垂直高度与水平方向的距离的比,即tanα°×100%。下图自媒体对于洒水车爬坡度的介绍,又混淆了度和坡度,要知道有着“越野之王”称号的乌尼莫克,满载最大爬坡度100%,换算成角度为45度。

另外,深圳市新能源洒水车应用推广中心近日发布了一则紧急通知,同样引起了较大关注,该通知主题为加强新能源纯电动货车运营安全。
因电池热失控事故,其建议原因查明之前停止洒水车的行驶,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遭停止使用的产品为北汽威旺407EV新能源纯电动洒水车,因深圳市今年以来发生多起充电起火自燃的安全事故,该车型在深圳注册登记总数为1519辆。
在纯电动车辆的应用方面,无论轻型物流还是重型洒水车,深圳的步伐都是比较超前的,然而新能源汽车行业屡遭诟病的补贴续命和粗放发展仍然带来诸多不确定因素,曲折前行中,愿深圳再度趟出一条令世人瞩目的路。

混电和纯电动洒水车多长时间需要更换电池?
混合动力洒水车电池基本上可以分为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镍氢电池。

其中前两种属于锂离子电池,三元锂电池循环寿命在1000次以内,磷酸铁锂2000次左右,用在混合动力洒水车上正常使用10年20万公里左右压力不大,即使有单体损坏,更换成本也不高,几百块钱一块,整体更换在寿命周期内基本不会出现。前提下做到1000次也是可以的。
镍氢电池丰田混动一直在用,使用寿命500次循环左右,几十万公里没动过电池的也比比皆是。配合混动车电池超长质保,可以放心购买,不用担心电池寿命。

纯电动洒水车电池一:铅酸电池
铅酸电池长寿命,一般在1.5-2年,铅酸电池,是一种电极主要由铅及其氧化物制成,电解液是硫酸溶液的蓄电池。铅酸电池放电状态下,正极主要成分为二氧化铅,负极主要成分为铅;充电状态下,正负极的主要成分均为硫酸铅

杨裕生:纯电动洒水车不环保,插混油耗低是假象,增程才是未来!
在炮轰特斯拉减排是谎言,长续航纯电动洒水车不环保之后,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再次对新能源车发表了看法。
杨裕生认为:
1、长里程纯电动洒水车装电池多,耗电多,续航越长越不环保;

2、插电式混合动力车是大马拉小车,是假节能减排,油耗低是假象;

3、氢燃料电池车研发投资大,电池价格高,制造过程耗能高,难实现节能减排;

4、纯电动洒水车应以微、小型为突破口,大、中型汽车应主要发展增程式;

5、磷酸铁锂电池是主力,应提高性价比。

对此,杨裕生院士还提出,对这些问题有关部门需反思,基础材料研发20年,但生产仍未过关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纯电、插混、氢能源,都不是未来
长里程纯电浪费能源。杨裕生院士曾多次在公开场合炮轰纯电动洒水车追求长续航的做法,他认为,目前电力主要来自燃煤,而长里程纯电动洒水车装电池多、车身重、耗电量大,并不能做到减少排放。另外,多装电池带来的燃爆风险更大,电池生产和废电池处置也会耗费更多的电,况且电池的寿命短于整车,这样带来的结果反而是浪费能源。

按照杨裕生院士的观点,纯电动洒水车是不是做到节能减排,不能单纯从在路上行驶的这段时间来看,还要看电池生产过程是不是环保,以后电池报废了分解处理过程是不是环保,要从整个生产和最终回收处理的整个周期去看这件事。

插电式混合动力车低油耗是假象。杨裕生院士认为,插电式混合动力车是大马拉小车,车重能耗高,并不能做到节能减排。而且其实际油耗的计算方法常有造假现象,且远距离用内燃机油耗更高,排放有增无减。
氢能源车不现实。其实氢能源车的成本高问题一直是这类车难以普及的最大障碍,杨裕生院士也指出,氢燃料电池的成本高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其整个产业链都面临诸多问题。
杨裕生院士指出,氢能不仅研发投资大,电池价格和制作过程耗能都非常高,而且目前膜、纸、泵、罐等材料或设备的国产化还有待推进,此外,因为铂资源稀,还需解决无铂催化剂难题等等,想要实现节能减排很难。

微小型纯电动洒水车和增程式车是未来,磷酸铁锂电池是主力


既然纯电、插混、氢能源都有如此多的问题,那么新能源洒水车的未来到底在哪里?杨裕生院士认为,安全和节能减排是纯电动洒水车发展的原则,因此纯电动洒水车应以微、小型为突破口,大、中型洒水车应主要发展增程式。

其实杨裕生院士对微小型纯电动洒水车的支持可以说是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之前低速电动车进入增长期的时候,杨裕生院士就提出要重点发展微小型电动车。他认为,微小型电动车装的电池少,相应的安全性就更高,同时这类车价格便宜,容易推广,更能形成规模优势。

另外,对于增程式电动洒水车,杨裕生院士认为,增程式并不是"向纯电动洒水车的过渡",而是未来的主力。随着技术的迭代,目前增程式电动洒水车的发动机发电不必经过电池而直接驱动电动机,预计节油率可大于60%,这种条件下,预计每年可节省原油2亿吨。
其实总得来说,杨裕生院士的观点还是,要实现节能环保,就要减少能耗,进而要减少车辆携带电池的数量,降低排放。但是,就目前的技术,要让纯电动洒水车满足消费者用车需求,又足够安全,显然还不太现实。


因此,杨裕生院士在最近的一次电动洒水车安全技术创新大会上提到,"在安全前提下,不断提高电池比能量、比功率,这是伪命题。这是将狼和羊关在一起,要狼饿不死,又要羊膘肥体壮,不可能的。"

杨裕生认为, 现有发展路线是导致新能源汽车频繁自燃的根本原因。在杨院士看来,高镍三元等高能电池不应是发展重点,全固态电池能否成功能不确定性。
因此磷酸铁锂电池才是未来主力,但要不断提高性价比。磷酸铁锂电池安全性高,寿命长,既不用镍也不用钴等金属,而且掌握了微纳结构-碳包覆技术,弥补电导率不高。
杨裕生指出,特斯拉的自燃,以及国内诸多纯电动商用车、纯电动乘用车的自燃,应该催生更深入的思考。面对现在新能源车发展过程中的挑战,安全性应当放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第一位。